MG小狗爸爸-放慢腳步

那就是GrandTour——壯遊,胸懷壯志的遊曆。

——題記

繼續向前走,希望在勾起些許的靈感與感慨,可是步伐還是慢下來了。MG小狗爸爸問自己是沒勇氣還是沒動力?也許都是吧。前面漆黑未知的方向,我怎敢只身涉獵?于是只能仰面躺在麥野上,金秋的麥野,成熟而發散著特有的淡香,柔軟得像母親的手,“吹面不拂楊柳風”,輕輕撫慰我疏懶的身體。我望著天,空曠遼遠,不帶任何一點壓抑,鄉間的夜空也是自在的,星星在嬉戲、眨眼,我知道,他們很快樂,我也知道,我很快樂,不孤獨,因爲群星就是我的玩伴,即使我們之間隔著天地,可心靈的交流卻是零距離。

記得一個朋友曾經感歎:每個生靈都是一片海洋,在路上的我們不停地遇見流向遠方的海洋,互相打一個照面,然後各自流向更遠的遠方。我倒認爲:我們不妨放慢匆促的腳步,認真看看路上的朋友,也許他們值得你用心去交流。

相見有民謠:“青蛙打呱,四十天吃粑。”是說從青蛙的第一聲鳴叫,四十天後就可收麥了。新麥蒸的馍叫粑。這種莊稼人盼豐收的心情,是可以想象的。不過此時已是深秋時節,恐怕沒有機會見著青蛙,循著蛙鳴的。我一直有心想領略這種頗具特色的交響曲,聽聽聞所未聞的生命的聲音軸向在這遼闊的大地上,再有四野的余音回蕩,清風和鳴……現在看來,倒是憾事一樁了。

鄉間小路上的我踏著碎步,不敢過分魯莽,不敢大步流星,生怕踩著什麽,驚著什麽。在這平樸無華的鄉野間,也許每一株草都是一個珍貴的生命,每一只小蟲都是一個聰慧的生靈,每一寸土地都是有知覺、有靈性的,怎允許我一個俗子恣意踐踏呢?我對自己說:“噓!輕點。”于是放慢腳步,連呼吸都緩和許多,我知道自己一步步走過,是與鄉間的朋友一次次進行心得交流,無聲的節奏分明在告訴我真實的人生蘊意——放慢腳步,舒展身心。我不曾領會,原來這就是我與自然的隔閡。

是誰在海上漂泊永不瞑目?是誰鬥志昂揚甯死不降?是誰在漫天火光中,還遙望著慘敗的清王朝?是他們,是他們不衰的靈魂,我們不沉的信仰。

記那被衆人銘記的他-----鄧世昌。在彈盡傷重之時,他毅然駕著烈火之艦決死相拼,水柱如林的海面上傳出他的吼聲:“我等從軍衛國,即使死,也要撞沉吉野!”但是在敵艦隊上百門快速炮的集中轟擊下,“致遠”號終于爆炸沉沒!悲憤交加的鄧世昌拒絕了戰友的救援,誓與“致遠”號同沉,但他的愛犬卻死死叼住他的肩頭不放,鄧世昌仰頭長嘯,狠狠心抱住愛犬一同沉入波濤……驚天泣地,壯烈至極!蒼茫的大海上,沉沒的僅僅只是一艘船,不沉的是一船不肯投降的愛國將士,他們將永遠被我們銘記。

——題記

此時正值夕陽西下,懶懶的太陽灑下金紅的余晖,照得遍地绯紅,映在成熟的柿子上,映在飄落的楓葉上,耀眼的暖色調,給人心裏平添了幾分火熱的激情,順便掃卻了初踏旅途的幾分不快。我閉眼,微笑,耳邊是風坲過聲音,用心聽,風也在“笑”,伴著MG小狗爸爸笑。